一码中特

穩增長從何處發力

發稿時間:2019-04-17 10:41      編輯:天津先鋒網

  穩增長從何處發力?這問題我們其實已經知道了答案。有目共睹,2015年底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來,政府推出的經濟舉措皆是從供給側發力。可近來有一種聲音,說當前防止經濟下行政府應重點擴需求。擴需求有必要,但卻不能動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我寫這篇文章,就是想向讀者解釋穩增長為何要立足于供給側。

  一國經濟持續穩定增長,總供給與總需求必須平衡,此乃經濟學基本原理,無需質疑也無可質疑。19世紀初,法國經濟學家薩伊提出了供給自動創造需求(即薩伊定律)。其言下之意,是說市場經濟不會有普遍生產過剩,保持經濟平衡的重點在供給側。然而不幸的是,20世紀30年代西方經濟出現大危機,平均失業率達25%以上,于是薩伊定律不攻自破,凱恩斯主義應運而生。

  讀者對凱恩斯應該不陌生,其代表作是 《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》(以下簡稱《通論》),此書于1936年出版后,旋即掀起了一場所謂的“凱恩斯革命”。《通論》有三個重要觀點:總供給與總需求不能自動平衡(否定“薩伊定律”);普遍失業是社會有效需求不足所致;擴大就業需國家干預,政府要用擴張性財政政策刺激投資與消費。

  很明顯,凱恩斯理論的立足點在需求側。后來有學者對凱恩斯理論又作了進一步拓展。推理邏輯是:從居民與企業兩部門看:供給側國民收入=儲蓄+消費;需求側國民收入=投資+消費。這樣,總供給與總需求要平衡,則儲蓄必須等于投資。若儲蓄不能全部轉化為投資,則總供給大于總需求,生產會過剩,這樣就需政府增加公共支出;若仍不足以令總供求平衡,那么就得擴大出口。

  不知讀者怎么看,我可不贊成上面的推論。關鍵一點,凱恩斯講的供求平衡只是總量平衡。事實上,供求平衡不僅要求總量平衡,同時也要求結構平衡。如馬克思當年在《資本論》中分析社會總資本再生產時,就將社會再生產分為生產資料再生產與消費資料再生產兩大部類,并明確提出要實現“價值補償”與“實物補償”兩個平衡。其中價值補償是總量平衡;而實物補償則是結構平衡。

  是的,就穩增長而言,結構平衡比總量平衡更重要。結構平衡有助推動總量平衡,而總量平衡卻不能保證結構平衡。何以如此?我們不妨也用國民收入決定模型作分析。凱恩斯說,若只考慮居民與企業兩個部門,供求平衡的條件是儲蓄等于投資。而對此我想問的是,假若結構性原因已造成生產過剩,將儲蓄轉化為投資豈非百上加斤?

  有學者解釋,若將兩部門擴展為政府、企業、居民三部門,此問題不難解決,比如可通過增加政府支出擴大需求、消化過剩。我不同意此解釋。政府支出不是無源之水,同時要受政府收入約束。在既定條件下,政府想增加收入,辦法無非是加稅或者發債,可無論政府加稅還是發債,都勢必擠占企業投資。政府投資需求增加而企業投資需求減少,社會總需求未必會增加。

  再有一種觀點,說擴大出口可轉移國內過剩。顯然,這是將三部門擴展到了四部門(即增加進出口部門)。不錯,國內商品過剩可以出口,但出口卻不可能擴大內需。要知道,在國際分工條件下,一個國家出口的目的是為了進口,并通過進出口貿易分享國際分工的收益。若只出口不進口、或者多出口少進口,該國不僅不能分享國際分工收益;而且還可能引發貿易摩擦。

  由此看,一個國家穩增長,重點在結構平衡;而解決結構問題,著力點是在供給側。事實最有說服力。1933年羅斯福率先在美國推行新政,之后其他西方國家也跟著效仿,并將凱恩斯主義奉為國策。可結果呢?到20世紀70年代前后這些國家紛紛陷入了“滯脹”,而且無一幸免。

  西方國家陷入“滯脹”,凱恩斯學派的地位一落千丈。墻倒眾人推。以弗里德曼為代表的貨幣學派宣稱,要對“凱恩斯革命”再革命;以盧卡斯為代表的理性預期學派斷言,政府刺激投資對穩定經濟無效;供給學派強調,政府應從擴大需求轉向供給側減稅。是的,面對結構性矛盾僅擴需求于事無補。從這個角度看,凱恩斯主義確實已經失靈。

  既然凱恩斯主義失靈,那么能否用供給學派解決結構問題呢?說過了,供給學派的理論主張是減稅。1981年里根就任美國總統后,曾根據供給學派的理論大幅削減政府開支,降低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,此舉雖降低了企業成本,也一度推動了經濟復蘇,可最終并未解決結構性矛盾,相反還進一步加劇了結構失衡。時至今日,制造業萎縮、產業空心化仍是美國的一大心病。

  有鑒于此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解決結構問題的中國方案: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顧名思義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三個關鍵詞:一是結構性,即重點是解決結構問題;二是供給側,即改革從供給側發力;三是改革,即主要用市場機制解決結構問題。可見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不同于凱恩斯學派,也不同于供給學派。

  最后說幾句題外話。研究經濟學數十年,總覺得我們過去只是學習借鑒國外經濟理論而自己缺少理論原創。近幾年赴歐美作學術訪問,大家公認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是一項重大的理論創新,不僅是穩增長的中國方案,也是解決結構問題的全球方案。對此評論讀者有何感想呢?

  來源:學習時報

一码中特 新潮娱乐时时彩 领航时时彩 3d定跨度绝巧 江苏11选五计划 时时直播自由的百科 鱼丸游戏 奔驰宝马 ssc 世纪宝龙国际娱乐会所怎么样 北京pk10有反水吗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